ELETIES DOLAN

这里主圈盗笔,hp,魔道,皮全员(魔道皮舅舅)。游戏王者荣耀,段位废铁。手绘能糊几笔。爱吐槽但也吐不出什么三观正常且易撩,脑洞来地猝不及防于是挖的坑更新就不定期了。

云梦双杰

“姑苏双壁犹在,云梦再无…”
“可别那么说,云梦何时有过双杰?”

春江花潮秋月夜

 # cp羡澄,慎入#
   有主要人物死亡,慎入
   标题没什么特殊意思,春江花潮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无羡离世后十三年,莲花坞月夜舅舅想是这么过来的吧。
   文笔极差
   开始?

我江澄,来世时被寄以厚望,去世时被伤得遍体鳞伤。
  终我一生,不得所爱。
  持笛十三年,他道他食言。
  果然云梦双杰,只是儿时戏言。
  只愿下辈子,不见魏无羡。

  江家祠堂又多了一牌位。
  金宗主疲惫地点香,眼角红肿。默默地跪在牌位前,脊背笔直。阴暗的祠堂外光影变换,云卷云舒。

  魏无羡笑嘻嘻地喂兔子吃萝卜,闲着无聊给白团子系上去的铃铛猝然掉落。魏无羡正了脸色,严肃地拾取那枚铃铛。铃口一道浅浅的裂痕。

  蓝景仪努努嘴,道不过是个铃铛,值不值魏前辈急得打马而去啊。蓝思追不好回答只好沉默无声。
  他隐约记得,那磨损过度铃铛下面,刻了个颇有金石之意的婴字。

  蓝忘机俯视驾马疾驰而去的魏婴,眼里不起波澜。
  “怎么了,忘机?”蓝涣抬眼,温和询问。
  “……无事。”蓝忘机收回视线重新坐下。他隐隐觉得,他和魏婴之间那条线,断了。

  “江澄死了?”聂怀桑打扇的手停了停,似乎吃了一惊。继而敛回目光。
  “……他若死了,事情可就不太好办了。”

  后人言,江宗主去世十三天,夷陵老祖魏无羡取消了与含光君蓝忘机的道侣关系,一笛一剑一浪子,再也没人见过他。

  也没人知道那天他如何闯进江家,在江澄的牌位前噗通跪下,作何感想。

  不过是酒醒了吧。

再见就是再见

返老回童的江澄 昨天看完正文就匆匆写了这篇文给自己吃 真的是心疼晚吟。
大概就是一次重逢xxx
纯粹写着玩 文风文笔相当不成熟啦…请见谅!


开始?



江澄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但他不想醒来。
他握了握拳,明显是孩童的手。走啊走,发现了一处水坑,蹲下去端详倒影。
是他。
五岁的他。
走失了的他。
他愣愣地盯着水面。
嗯…
现在他是不是有机会回去严加管教魏婴?
呸,怎没又想到那个狗东西了。
…但是如果魏婴相安无事地一直和他呆在一起,今后的日子会不会很棒?
阿凌会不会不被别人戳着骂有娘生没娘养?阿凌会不会很为疼他的父亲骄傲?阿凌…会不会多一个字无羡的舅舅?
呸呸呸!他发誓他一点私心都没有!
…一切都只是为了阿凌好…
水漾开涟漪,歪曲的脸像是在嘲笑他。
他重重地一拳捶入泥塘。
行,他承认,他想某人了。
他逼走了自己的狗,害死了父母姐姐姐夫,毁了自己的家…
恨他却又找不出充分的理由以致于想把他挫骨扬灰带回祠堂谢罪。
狗不在了他却多了一个师兄,一个挚友。父母姐姐金子轩去了,但好歹还有一个一直陪着他的家人,还是他。再后来重获金丹助力重建莲花坞也是他。
他逼走了那么多东西却没逼走他和他童年少年的回忆。
真他妈是个混蛋。
“奉喻出行,温氏巡游。”熟悉的吆喝,他心中一凉。
温狗!
他此时着九瓣莲袍,明目张胆地挡在路中…
危险至极!
紫电尚未认主,三毒尚未铸成,身手可谓笨拙。
他捏着拳头,咬牙切齿地退一步,再退一步…
“诶哟。”一听就是故意的,轻佻的痛呼。但听到这个声音时他猛地转头,眼瞳中尽是惊讶。
魏婴!身边没跟着蓝忘机的魏无羡。俊朗的青年见他一愣一愣的调笑道:“有眼力的小情种,知道哥哥长得好看喜欢哥哥呀?”
来不及骂他滚蛋身体先诚实地扑上去,魏婴似乎被吓了一下,但还是极快地弯腰接住他。
江晚吟闭眼,感受着对方有力的心跳。
他在这里。
魏婴就是魏婴,马上恢复常态,调笑着挠他下巴,问道“吟吟今年几岁呀?”
原来他还认识自己。
面子先丢朝一边,他吸了吸鼻子,糊了夷陵老祖一衣服鼻涕,头也不抬地闷声回答
“三岁!”
回答自己的是一串爽朗的笑声。
他想,他不会再放开了。

无芯(五)




赵芸不记得晕晕乎乎的他是怎么哄走了娇蛮明艳的副舰队长。
当合金的门锁上时,随着那咔嗒的一声他靠着门板滑下跌坐在地,脸上隐约可见两道亮莹莹的水光。
莫名其妙的,该死的情绪。他用袖子狠狠地抹了几个来回眼睛,移开袖子时,红肿的眼睛周遭的上皮组织火辣辣地疼。他吸吸鼻子跌跌撞撞地扑向床,蒙上脑袋。
他参军快一个月了,第一次感到身下的被褥有那么一丝亲切,好像床有了生命,和他的心脏一起,同步地跳动着。
哭累了,装累了,他想好好休息会了。
万籁俱寂。
熟睡的赵芸没有听见那猫一样的脚步。
来者轻轻地坐在他的床沿,在黑暗中低声哼着古老悠扬的曲调,隐约可见发间一条蓝色的额带。他替赵芸理了理被子,揉了揉睡姿如猫般的少年毛茸茸的发丝,嘴角漾起一丝暖意的笑
“辛苦了。”
他突然停住了,苦笑着摇摇头
“再见。”
陌生人毫无顾忌地哼着歌,像没长大的孩子。他身体的轮廓逐渐模糊,像总跟在彼得潘身后的那个小精灵,周遭晕出一小圈金子似的光线。
消失殆尽。



赵芸懵逼抱着一开了封泥的瓦罐,上面斜斜地扒了张嫣红的纸,一个墨意淋漓的酒字赫然其上。
对面席地而坐的刘备垂着眼眸,眼底下投下一小片阴影。这个当今号称帝国最强大的男人,被寒酸的过去包裹得小心翼翼,但他体内流淌的,高且贵的血液却把这种小心翼翼强化成了胜券在握导致的慵懒骄傲,他沉稳的性格贯穿在每一个细节,从容且不迫。此时刘备修长的右手端着土陶的碗碟,里面可见一汪倒影参天星斗的冽酒。他轻吐出一口气,在寒冷的空气中瞬间液化成雾,光是那么一个寻常的动作,赵芸却在其中看到万钧凌厉。他的额间渗出一滴滴细密的汗珠,仿若刘备即将出口的那个词语或句子是把他推向深渊的魔咒。
全身血液的逆流使得他四肢冰凉,心跳越来越密集,每一声都像敲击在他的鼓膜边,宛如战前擂鼓。
刘备悠然启唇道———
“喝啊你!你要不喝,返,返航途中我给你扔m78星云去!”
好多好多年以后,赵芸才知道,最能改变一个人的不是爱情,而是酒精。
比如现在的刘备。
刘备快把酒泼他身上时他都没反应过来他是怎么被拐过来的。
他现在在地球,他未曾谋面的故土。
几个小时前他身上一凉,恼怒地睁眼便看到了笑得温和的刘备。刘备哄孩子似的问愿不愿意做个交易?跟着我去一趟地球,呆一天,我给你诸葛亮…哦不是,指挥员的所有信息,作为交换,你要给我提供小香香的实况转播。
诱人的条件。


下更开始通过刘备不靠谱的回忆呈现亮云爱恨情仇吧x

无芯(四)


part4
早就听闻女分舰长孙尚香巾帼不让须眉,战术操作实战演练丝毫不柔和,相比起刘备甚至要更狠一些,纯暴力的战术,且很灵活。
但在合金宿舍门被踹到变形的一刹那赵芸还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他胡乱的套上训练服把金属手柄往下按。
几乎刚刚按下去的那一霎,明媚的姑娘将门板踹开,近乎鲁莽的带着灼人的的热气和淡雅的香水味儿撞进来,几乎将赵芸瘦弱的身子推翻。
军人的素养不是盖的,孙尚香降低重心打了个回旋稳稳当当的站好。
被她逆光俯视的赵芸那一瞬只觉得,那双猫眼里莹烁的祖母绿光,令人寒渗。
不等赵芸惊叫出来他已经被身段颀长的姑娘老鹰捉小鸡似的单手提起,赵芸惊魂未定的打量着对方的双眼,却只看到一双愠怒的圆眼,摄人魂魄的威压灰飞烟灭。
“怎么回事!”“啊?”赵芸不太理解他做了什么让分队长那么生气…有了。
赵芸蔫巴着垂下脑袋“教官,我难受…”。
他从小撒谎脸不红,面不改色一本正经。况且…女人都吃这一套。即使是孙尚香,也不例外。毕竟这孩子是自己的学员,是保护全人类的战士中的一员。
不出所料,孙尚香马上就软了下来,许是太急了,手一松,个子瘦小的赵芸直直的摔到地上。赵芸揉着屁股,操着委屈吧唧的声音道“教官…你…是不是,也不喜欢我啊?”
孙尚香是个女人,即便战斗力足以一骑当千,内心也存在着对孩子敞开的那一片温软。
嘿,奏效了。
孙尚香操着似水…银的温柔,把赵芸一整个跟抗袋米似的带出宿舍。
孙尚香对于学员医务室的诊疗水平给零分还附带竖起中指。要不是是舰长强制性要求设立,她孙大小姐早就把那栋楼连着地基都炸塌了。
孙尚香小时候发高烧,哥哥孙权忙着制定进攻航线忙得焦头烂额,直接给她扔医务室了。她昏昏沉沉地量着体温,边听着老护士絮叨絮叨的打电话。打完电话抽出温度计一看,哟,温度太高了,好好去医院吧,我要下班了。
嘿,医者仁心。
(未完,发出来只是为了证明我还活着…这段时间咱期中考,更新缓慢w。)

垂径定理或H He Li Be B。

标题与内容真的无关,只是来自一个初三的怨念。
受精卵文笔。
准备好了?
那就开始。
歪,别的小朋友都被接走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吴邪篇
“来接接我么?明天早上七点半,D321航班。”
吴邪抿了口龙井,苦涩的梁感弥漫在口腔的每一寸。
他看了看手机,确认语气无误,发送给了小花。
没有回信。
再等等。他对自己说。
漫漫长夜,脑子里面的信息量太大,无时无刻不在冲撞。他今天不打算睡了,开了开电视看了会儿综艺节目。
昏昏欲睡当头,被手机提示音给惊醒了。
“明儿爷接你,Starbucks见。”
发送人:黑瞎子。
他没有告诉黑瞎子他的行程,但他却什么都知道。
他迟疑的看了看手机,没有回信。
良久,他打开手机回了黑瞎子。
“好。”
他忽然觉得湿热的天气哽在了他的鼻腔,他匆匆的跑进浴室打开花洒,就这么站在水流下面。
他要冷静一下。
电话提示音被水流声掩埋。
叮,您有一封信。
发件人:解雨臣。
发件内容:好。
雨声哗哗,花洒沙沙。
啦啦啦。
解雨臣篇
“来接接我么?明天早上七点半,D321航班。”
解雨臣刚刚洗完澡,头发嘀嗒嘀嗒向下滴着水。他披着浴袍拿着杯波尔多站在阳台上看楼下车水马龙灯火通明。他督了眼手机,抿了口血般暗红的酒。
电话铃不合时宜的响了,他看了看,家族里的事。
处理完两个想分家的兔崽子的屁事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多了。
午夜。
他拿起手机,吐了吐舌,回了信息。
“好。”

一夜无眠。

他起得很早,从衣柜里摸了件衬衣,套上卡其色休闲裤蹬上短靴,拿上跑车的钥匙来到停车场。
看着暗蓝的保时捷911,太幼稚了,他想。
但他还是坐进了驾驶室,架上Prada的太阳镜,一轰油门就没影了。
齐羽篇
“来接接我么?明天早上七点半,D321航班。”
打完这串字,他把脑袋埋入膝头,右手拿着机久久不语。
放着的音乐是Thank you ,dido的声音沙哑而空灵。
房间里灯关着,只有养了几尾热带鱼的水族箱是通着电的,缓慢的切换着色彩,暖色逐渐过渡到冷色,再从后者回到前者,一成不变。绸被上的皱褶颇像水纹波动。
他站在阳台上,低头,把手插在裤袋里。眼瞳里映着莹蓝的手机屏幕。想了想,逐字把草稿删除。
算了。
他这么想。
手机嗡嗡的震动着,他开了扬声器,静静的听着。
清冷的声音传出。
“Costa见。”说完就挂了。
他从来不存联系人的名字,他看了看那11位数,想了想,是张起灵。
很简洁,意思也很简洁。
明天他有人接了,但心里空荡荡的。
他试图敷衍的睡上一觉,大脑却活跃的很。
彻夜未眠。
黑瞎子篇
“来接接我么?明天早上七点半,D321航班。”
他愣了愣。他当初是怀着好玩儿的心揣着义正严辞的表述顺利悄悄的监视了吴邪的通讯。
没想到今天还真截到了点东西。
他心里有点不开心。
那崽子想到的可以给他提供帮助的第一个人,是解当家。
不是他。
他想不到该想谁,那他就替他来想。
挑了个不会被那崽子的小心思怀疑的时间,发了个信息。
完了他盯着屏幕发呆了足足两分钟。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已经撤销不了了。
他气得就差呼自己几个大耳巴子。
叮,您有一条新短信。
发件人:小崽子
发件内容:好。
他又愣了。
他匆匆的冲了个凉,把身上那股辛辣的威士忌酒香洗去,一身香喷喷的舒肤佳味儿。
自从德国读完博回来后他很久没有穿得那么朴实了。
黑衬衣黑长裤锃亮的黑皮鞋,对了,还有一副黑超和一头桀骜的黑发。
服饰乍看上去朴素,仔细端详,会发现样样价值不菲。
来到车库,他又开始纠结了。开哪一辆?
想了想,老老实实的开了黑色的路虎,加起速来就如同黑暗中的鬼影。无数腰细腿长的漂亮姑娘在这与他缠绵过。
大概是来早了,他坐在引擎盖上看着远处泛鱼肚白的天际。
再等等,他想。

无芯(三)

主线是围绕着赵芸展开的,他和王者众人的互动(?)会交代故事的背景情节和亮云的情愫,在这里谢谢耐心阅读的小天使们。(鞠躬)
part.3
赵芸想,指挥员是不是不喜欢自己?在昨天的游戏室,他很好的找到了失重下如何调节方向感的办法。在他如同一尾快乐的巡回大马哈鱼在亚马逊河游来游去般穿梭来穿梭去时指挥员冷着脸抽出激光枪将他的大腿冻住,悠悠然飘在自己面前冷冽的声音传达了他的意思:我需要的是听话的军人,而不是遍地都是的天才。
要是那个人乖乖听话…
赵芸不解的看着指挥员走远,甚至微笑着与他同届的其它学员打招呼。他低着头死死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有任何失态。
可他连指挥员为什么不喜欢自己都不知道。
等到解冻他狼狈的落荒而逃。在宿舍里抱着电脑破解了教官用网,想调出那个该死的指挥员信息。
没有。
这在他的预料之中。
“我比你更天才,请别自以为是。”指挥员的话像袅袅青烟笼罩着他,怎么都散不尽。
“该死。”他想。
他蒙在被子里恶狠狠的猛睡一顿,但并不安稳。
一个清瘦的身影老是会出现,比起那个背影,让他印象更深刻的,是金色的轰鸣着的长枪。
乱七八糟的对话切入他的大脑,没有任何声音,有的只是内容。
“这是你的最后一出戏了,你那么喜欢那个小白脸?”
“是,但他不是小白脸。”
“拿着东西滚,我希望你记得报废期限。”
“谢谢。
“该死,滚。”
然后是纯白的空间,广阔的让他害怕。
“确定…”
“确定…”
“确定…”
那个家伙像是在操作着什么,然后画面仿佛在他面前坍塌,他看见那个男人的口型,对着报废的通讯器说了三个字。
我爱你。
他大口喘着气,浑身都是冷汗。
电脑提示音响起告诉他要去接受下一场训练,他看了一下通知记录,七条红杠,代表他缺席七次训练,那么逃这次也没关系了。

无芯(二)

part.2
赵云左手拎着一柄金色的长枪,长枪像雷霆万钧,缠绕着赫赫风雷。轰隆隆的吼叫,像嗜血的野兽,却臣服于这个清瘦的年轻人。
他右手灵活的点击着逃生舱外壁浮现大大小小十几个全息界面,像素流动让他有些恍惚。
莹蓝色的全息界面泛出的弱光映在赵云血迹斑驳的,苍白的脸上。
确定…
确定…
确定…
最后一个界面,只要他的食指摁下去,命令就会生效。
他把怀里那个液氮封口的钢瓶小心翼翼的放入逃生舱,关上舱门,深深的呼口气,缓缓的睁眼。
他打开无线通讯器“呼叫九州,呼叫九州。”
“九州收到。”微弱的电磁干扰并没有造成很大的通讯障碍。
“上将请求联线指挥员。”
“收到。”
一阵短促的嘈杂,终于听到了那个清冷有力的声音,也听出了那个声音的喜悦。“子龙,做得很好,周围已确定安全,带着东西返航。”
赵云死死按着耳机,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字节。
“指挥员。”
“嗯?”
“我回不来了。”他惨然一笑“记得收快递。”他抚摸上那个逃生舱,还不忘开个玩笑。
他摁下最后一个窗口,把耳机捏的粉碎。

无芯(一)

大长篇《影子的游戏》
脑洞来源:《安德的游戏》
还有大刘的《三体》
cp:星际指挥员诸葛亮x皇家上将赵云
剧情混乱人物混乱emmm…准备好了吗?
那就开始。

part.1
“你…叫什么?”冷峻青年握着笔白皙修长的手一顿,抬眼看了看面前的少年。
真是不可思议,少年想。
这个青年给他的感觉是一泓月下清泉,波澜不惊,咋看清澈,往里面却只瞧得一抹浓重的黑。这种人就像傀儡师,灵巧的五指操控着一幕幕戏,无论剧情如何跌宕起伏他丝毫不受感染。像用直尺划出的线条,无味一成不变的生活就像古老的瑞士机械表,稳定的走着自己的轨迹。
直到现在,就像钟表受到磁场干扰,移位了。
“报告长官,我叫赵芸。”少年后足一顿地颇有军人风范的回答。
等他军礼敬得手都酸了,长官还是静静的看着他,带着一份藏不住的不可置信。真是神奇,青年极好的头脑和如机器般精准行事风格所带来的肃杀威压如潮水消退了些许,就像千军万马即将冲杀时的那一瞬间被定住了。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青年叹口气捏了捏眉心面不改色的继续写着什么。
“下去。”
“是,长官。”
“不是他。”确定少年走远了,星际指挥员诸葛亮再次叹气,嗓音沙哑,“不是他。”像是要说服自己。
“不是他。”
模拟的生态环境为了保障这些军人的健康也复制了日光,采用了地球的计时法。
这个时候应该是傍晚,微风撩起落地纱帘,呼啦啦的吹开诸葛亮的记事本,清秀刚劲的字迹,满满的“赵云”。
舰队长刘备今天心情好得要开花,不久后将娶到了刁蛮可人的女分队长孙尚香。看到迎面走来的蜀队新学员他愣了。
不对不对,不是他…在他发呆的时候少年清亮的嗓音响起来了“长官好!”系在褐发间的蓝色护额轻微摆动。
“你…叫什么?”刘备艰难的开口询问。真是怪了,一个个都对自己的名字那么感兴趣,少年眨眨眼,脆生生的回答到“赵芸。”
“哪个云?”刘备不禁汗颜。
“芸芸众生的芸。”
“哦。”刘备小小的松了口气,就是嘛…怎么可能…
即将擦肩而过,刘备回头问了一句“你见过指挥员了吗?”
赵芸点点头“报告长官,我刚刚见过指挥员了。”
“哦。”刘备挠挠头,他家小亮亮,怕是又要郁闷好久了。
刘备、诸葛亮,几乎同时叹口气,唤出那个堆在角落,灰扑扑的名字。
“子龙。”
子龙,赵子龙。
赵云。

没有标题!小甜饼要什么标题!

那个,它特别短小!
貂蝉被绿了。
下面是貂蝉姑娘的内心独白
独白?一片一望无垠的草原需要独白?如果有,那我只想高歌!呼伦贝尔~大草原~
姑娘你的画风有点毒。
总之貂蝉很伤心,躲在厕所里嘤嘤嘤哭了一下午。
“姑娘?”清冷的声音,就像薄薄的一层白雪,清冷疏远,不染烟火,带着几份恰好的礼貌。
貂蝉抬起哭得眼角红红的美眸,反倒像是上了一层绝好的胭脂,一张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可怜兮兮的令人疼惜。
貂蝉总觉得哪里不对。
当她看到那个声音的主人,愣了。
woc男人也可以生的那么好看???
男人长得极其俊秀,唇红齿白一双垂着的桃花眼线条相当流畅,被细汗濡湿的柔软褐发下是略显苍白的肤色,一张泪迹斑驳的脸。男人似乎还在微微哽咽。貂蝉下意识往下看,白皙修长的脖颈上是毫无排序可言的…吻痕。
仔细看看,衣衫凌乱,站姿有些别扭,怎么看都像是被,
操哭了orz。
这年头,都是基佬吗。
被操哭了的帅哥后面又钻出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俊朗,高挑,有一股子不服天命的倔性子。貂蝉也知道他会有怎样的柔情。
哟,这不是把她绿了的绿布嘛。
违和感更强了。
“这里是…”哽咽的帅哥尴尬的提醒“男厕。”
哦豁。